最新文章
  • 過去半年,在路上過去半年,在路上May 22, 2024很久沒有更新部落格,一轉眼,2024年已經過了快一半。 去年年底至今驛馬星動,算一算待在麻州家的時間總共不到兩個月。一月去了台灣三個多禮拜,返美後馬上下佛州,待到四月初才北上。兩個禮拜後再度南下,一直到了上個禮拜為了幫期末的海奕搬出宿舍才回來。 南北頻繁往返,我們提前展開了預訂的退休計畫—逐漸延長在佛羅里達居住的時間。 回到北方,嚴寒的長冬終於結束,春天來了,到處一片綠意。比起南方已是燠熱的天氣,這裡春夏宜人,唯花粉熱依然是一大敵。連日來,外出時呼吸僵滯,只希望趕快下一場大雨,洗滌大地。 日子依然平常平靜。海奕還沒放暑假就開始全職實習,今年做的是市場數據分析,算是學以致用,但比起之前的暑期工作都要來得繁重。好處是,因為是在家上班,每天都可以看到他。固定地做家事、彈琴、讀書、寫字,當然還有,跑步。 「我跑步不是為了延長生命,而是讓日常更有生命力。」(I don’t run to add days to my life, I run to add life to my days.)這是我在即將出版的第二本跑步書《十年,一場全馬夢》裡引用的一句話,頗貼切我對跑步和運動的信念。 一直以來,我對活得很老很衰弱、甚至無法自理而得靠他人照顧,完全無興趣,且希望極力避免;一心期望時候一到,能俐落而不牽拖地告別人世。然而我也深知,上天自有它的安排,人能活多久非能全憑個人意願而決定;因此,能夠做的,就是善盡己任,努力讓自己健康強壯地老化,努力不成為家人和社會的負擔。 因此,運動成為我近十年來極大的生活重心。 練跑之外,去年十月底的「海軍陸戰隊全馬賽」之後,我參加了數場中短不一的賽事,賽後都曾略述於臉書或IG上,現在把它們收集於此,便於自己一覽來時路: 12/02/2023: 近來常想:除了單純地跑步和比賽,在這項運動上,我還能多做些什麼呢? 一早,騎車到港灣「達利美術館」前的公園,參加一項名為「跑步的女孩」(Girls on the Run)公益路跑賽,支持主辦單位在全美透過義工教練的引導、鼓勵小女孩們培養運動習慣、建立自信的宗旨。 近千名參加了10週訓練課程的小學和國中女孩,發揮個人創意與特色,或身穿蓬蓬裙、超人披風或聖誕馴鹿裝扮,在教練、老師或父母家人的伴跑下,完成她們「結業收成」的5K路跑賽。 五顏六色的打扮、歡笑吱喳的聲音、活力震耳的音樂、熱情有勁的主持人、現場和沿途不停地為孩子們加油打氣的一群「女超人」義工和港灣居民…,這應是我參加過最青春洋溢、活潑生動的一場比賽,不免想:小時候若也有這種這麼好玩的活動該有多好;幸好,現在還有機會以「老女孩」的身份與孩子們一起飆汗飛奔、鼓舞陪同一個非常認真跑的小女孩「安娜」奔向終點,樂趣滿滿 12/10/2023: 週日在佛州的聖誕10K路跑賽,照片很棒,可惜賽事並未如預期。 這是計畫中今年最後一場比賽。開跑後,雖因感冒了好幾天,跑起來有點吃力,但前面5英里都算順利;誰料,來到最後一英里,因為第一次跑這個賽道,加上前後都沒有其他賽者指引,我竟轉錯方向、跑錯路,以女性分齡第一(假的)跨過終點線後,立刻據實告知主辦人員,被取消了完賽資格 被迫提早跨過終點時真是欲哭無淚、滿心不願,但真的也不知自己到底是哪個點出錯了,直到後來循著來路去找我的停車時,來到最後一英里處,才發現賽道轉進了右邊草叢中的一條小沙石路,指標則設在草旁的入口,而當時埋著頭往左邊水泥路直跑的我完全不察,等到意識到自己可能跑錯路時,來不及了,終點拱門乍現眼前,大局已定…。 比賽總是充滿各種變數,卻完全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烏龍。 看來明年我得再來一次,希望可以跑對、跑好 12/16/2023: 今年最後一場路跑賽——聖誕5K環湖跑。 天氣很好——4、5度C,陽光明媚,和數百位一樣喜歡戶外活動的人一起慶祝過節,許多人做聖誕的裝扮,一群小孩在大人起跑前先比賽著玩。 可以感覺我的肺努力地從感冒長咳中復原,不勉強它們;小比賽,女性分齡第三名。 期待更矯健的2024 1/6/2024: 偕海奕參加第7屆金門馬拉松10K路跑賽。 時差之下,母子各居分組第六、七名。 感謝大姐透早陪我們赴金城參賽。 實力堅強的參賽者、精美的紀念品、豐盛的賽後美食…,終於一償奔跑在故鄉道路上的心願 2/11/2024: 第26場半馬賽 參加今早的聖彼得堡半馬賽,因旅行和北方寒冬,這場沒能如期地訓練,結果還好,成績在預期之內。 美麗的南方冬季氣候。比賽開始時天仍一片漆黑,跑著跑著,日出天際,照亮了眼前的世界。 這是我最喜歡的賽場之一——不僅可以沿著宜人的海岸和城市而跑,而且每次都會跑過佛羅里達家門口,一邊奮力前進,一邊跟先生和鄰居揮揮手,多酷啊 養精蓄銳,準備迎接今年的各場賽事 3/7/2024: 港灣的「印弟」(IndyCar)賽車活動已舉辦了20年,每一年,連續三天的比賽吸引了來自全球的賽車好手,如群蜂激昂飛翔的賽車聲籠罩全市。 今年,開幕前夕,主辦單位舉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5K路跑賽,並開放賽車跑道作為賽場,讓跑者得稍為體會風馳電擊的感覺。 傍晚5:30的佛羅里達太陽仍烈,悶熱中,我以27分59秒完賽,分組排名第5。衝完,熱騰的現場演唱會中,走進一旁的餐廳跟等我的先生一起晚餐,這時,來ㄧ杯沁涼的生啤酒正正好。 3/24/2024: 南方,艷陽藍天的星期日。 一早,騎車去港灣中心參加一場為因公殉職的警察/消防隊員籌募基金的10K公益路跑賽,賽前給自己預設59分鐘內完賽,達成目標很開心,一枚心型獎牌之外,並獲「優先完賽者」獎狀一幀。 中午,在一個充滿音樂、別緻小店與休閒人潮的林蔭海角,和長騎至此的先生會合,一起早午餐、閒逛。 各種饒富趣味的發現之外,回程,先生還撞見鱷魚、老鷹各一隻,小型演唱會再加兩場,其中一場是由四位中年女子在住家前院前的熱情演出,路過的騎士或行人隨性駐足觀賞;陽光與活力百分百的一天 5/4/2024: 一大早跑到佛羅里達的Fort De Soto沙灘參加一場10K路跑賽。 今天是五月四日,因此比賽的靈感取自《星際大戰》的「願原力與你同在」(May the “Force “ be with You),名為「願幸運與你同在」(May the Luck be with You),為賽者打氣。 炎熱的大太陽,蔚藍的天空,白淨的沙灘和平坦的賽道,組合成一個挑戰而宜人的比賽。跟一大群年輕人較勁,沿途一有機會就補水和往身上潑水降體溫。 最終賽道的距離雖比跑錶上顯示的短了一點點,還是很開心在這快把人曬成黑炭的熱天,跑出一個近年來最快的10K;長者的潛力 接下來,因為對十月的「芝加哥馬」懷抱期許,希望跑出更理想的全馬成績,因次訓練也會更密集,祈禱雙腿無大傷,意志更堅強,不用說,這個夏天將會有更多很多的時間在路上。 [...]
  • 從寵物狗、幼兒競走到飛速的半馬賽–港灣的路跑嘉年華從寵物狗、幼兒競走到飛速的半馬賽–港灣的路跑嘉年華November 15, 2023上週末的“St. Pete Run Fest”是佛州聖彼得市一年一度的路跑嘉年華,從週五的XP、商品餐飲攤位展和音樂演出、週六的10k、5k、兒童與寵物狗的競跑,到週日的半馬賽和賽後派對,整整三天把這個臨Tampa Bay(坦派灣)的城市炒得熱鬧非凡。 正處休賽期、在港灣度假的我趁機報名當義工,分配到週六早上在終點線幫忙一職。 在主辦單位數月精心籌備與宣傳之下,賽事吸引了上萬名本地和各方菁英,活動以健康與好玩為宗旨,跑者可以單跑一項,也可以三合一(比如10K+5K+半馬),或二合一(比如5K+半馬),隨意搭配,自我挑戰。 賽事於美麗的海灣旁、富盛名的「達利美術館」前大公園舉行。清晨六點,我到場報到時,天色仍黑,草地上數排的攤位與帳篷林立,清晨四點多即到場的工作人員們已開始忙碌地進行各種準備工作。 我和兩位義工達人一個小組:德裔的安年約七旬,除了路跑賽,每週還固定在一旁的達利美術館當導覽義工。另一位六十多歲的法裔女士貝雅特里奇也是,退休之後忙碌於各種助人的活動裡。兩位女士都健談、樂觀,時間還早,喜歡自拍的貝雅特里奇拉著我和安,在空靜的終點拱牌前捉狹合照。其他義工中,有好幾位報名了隔天的半馬賽,先來幫忙。一位女警官一個月平均跑兩場半馬,最大的煩惱是輪班派遣時間不定,難以規劃練跑與賽事。一個愛跑步的高中男孩犧牲了假日來幫忙,接下來的四個多小時,帶著耳機的他和我合作無間,勤快而熱忱。 包括我在內的十幾名義工很快來在終點前聚集,負責這個點的兩位小組長,跟我們解釋職務和注意事項:發贈獎牌、水和水杯贈品之外,由於天氣熱,得特別注意賽者可能需要醫療協助等。 收到指令後,大家開始把數百箱易開罐裝的水打開,並撕開一袋袋的碎冰塊,然後,兩者層層交替鋪疊,裝滿了近十個大水桶。 天色漸亮,很快地,太陽從海上升起,普照大地。 七點整,10K比賽首先登場,跑者沿著美術館、市區和海岸而跑。我們也就緒,最前面的幾位義工把獎牌垂掛在手臂上準備,一對年輕夫妻到終點線兩旁就位,負責拉衝刺線。不久,“holy cow!”終點線旁的活動主持人喊了一聲,只見前方,警車的導航下,第一名的跑者朝著大家飛奔而來,一看終點線旁的計時器:距起跑還不到半個小時呢。四周歡聲喝采中,這位年輕的跑者撞斷衝線帶,以29分46秒的神速奪下冠軍。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是加拿大越野賽的國家冠軍。隨之抵達終點的也是一位加拿大菁英,以31:51完賽。 冠軍(左)亞軍(右) 兩位跑將之後,第三名跑者跑近了,出乎大家意外的,是一個腳步飛快的小男孩,一片讚嘆歡呼聲中,以以37分19秒的傲人成績跨過終點線,當主持人高喊「第三名是十四歲的RJ…」,男孩上前糾正他說:「我十歲。」然後臉不紅氣不喘地應大家的要求拍照。 這時,冠、亞軍走近,和小男孩擊拳、恭喜他。我不禁想起,兒子小時候贏賽,和其他成人優勝者同台時,他們總是如大人般地跟他high five、道賀,讓男孩留下許多良好的經驗,也種下他日後的參賽興趣。 完賽者逐漸多,義工們忙碌地提供水和贈品,終點線一片人潮。10K一接近尾聲,我們趕緊地把水桶補足冰塊以確保水的冰冷。 兩千多名5K賽者很快來到終點線,第一名是一名教練、數度進入奧運選拔賽的菁英跑將,成績:15:25。這或許是一場最歡熱的路跑嘉年華,但完全不失比賽的正式與競爭性,參賽者的水準絕佳。 接著上場是各種逗趣的吉祥物造型人物,在酷熱之下善盡帶動氣氛的責任,暖場之後,幼兒組100公尺比賽登場了。或由父母牽著手,或在造型吉祥人物的誘引下,這些小兒有的跑到一半就不跑了,有的跑完後又掉頭回去牽吉祥物的手,再次跨過終點,現場完全一片即興演出,可愛爆表。 兒童組之後,拉著主人或被主人牽領,奔向終點的寵物狗競(走)跑,為週六的賽程劃下完美的句點。 四個多小時的艷陽下,我們一刻也不同地協助完賽的大、小與動物跑者做補給,為他們喝采。一場路跑活動需要許多人力的投注才能順利舉辦。除了終點線,義工們還幫忙賽道沿途與賽後的各種補給、協助交通管制與最後的清理⋯⋯;每位義工都是義務地幫忙,大家「並非比較有時間,只是比較有心。」 在終點幫忙給了我完全不同的參賽體驗,親眼目睹菁英們衝刺奮戰與英姿之外,我更喜歡的是,終點線外,這些速度傲人的跑者,逗留場邊、輕鬆閒聊、交換心得,毫無架子。跑步的人總是特別親和。 不用猜也知道,第二天我又一大早就起床,到海岸的賽道旁為跑過的半馬賽者加油。遠遠望去,整條沿海大道全是跑者,或成群緊跟著領跑員,或彼此互相加油,「還有四英里,我們可以的!」(最終半馬冠軍:女性:1:23:10,男性:1:08:17)。 太陽逐漸高昇,不遠處的海灣船影點點,一天才開始,整個海灣已被跑者的腳步與加油聲點綴得活力滿滿。兩天下來,我的腳已發癢,等不及跨步而出,開始練跑。 [...]
  • 「搖滾音樂節」(Rockfest)半馬賽「搖滾音樂節」(Rockfest)半馬賽October 9, 2023秋天是我最喜歡的跑步和參賽季節,因此每年這時都要找一場賽事來試試腳力。 清晨五點起床,興致沖沖地開車前往新罕布夏州的Hampton海灘,準備參加沿著大西洋海岸而跑的「搖滾音樂節」(Rockfest)半馬賽。 原本預報將是個出太陽的好天氣,早晨的天空卻始終一片灰濛。公路旁的濕地草原隨著日出而逐漸明亮起來,月亮仍高掛空中,不時從一排排的沙灘旅館和商店群的空隙中,露出依然頗圓的臉。 雖然提早到場,因為參賽者眾多,停車、領號碼牌加上上完流動廁所後,距離起跑只剩18分鐘,這時突然覺得得再上一次廁所,只好跑到人龍後,心急地再度排隊,終於在倒數前最後一分鐘奔到水瀉不通的起跑隊伍最後面,喇叭聲一響,就跟著3小時完賽的舉牌配速員一起上路。 擁擠的人群很難跑開,我努力地找空隙,慢慢超越了2小時50分、2:30、2:20的配速員,這時,「先在這裡穩下來」,我喘口氣,告訴自己。 賽程沿著海岸旁的旅店街跑約3英里後,我們往南沿大西洋海岸而去。跟去年的狂風天相比,今早天氣溫和多了,太陽始終沒有冒出,空氣也很濕冷,但腳步與呼吸得以比去年輕鬆些。 海岸來回、再繞一次起跑點附近的街道。這時,沙灘舞台上賽後將演出的熱門樂團開始熱身。經過一桌桌擺滿香蕉、龍蝦、蛤蠣濃湯的補給區,香味襲人,雖然前面還有最難的6、7英里,想到跑完就可以大飽口福,恍惚的大腦還是不免被振奮了一下。 再度沿海而跑,這次我們朝北,途中轉進一群住宅區,再回到海岸時,只剩約三英里(5K),接下來不僅要靠腿力,更要靠意志力了。 兩旁民眾的加油聲中,我跨過終點:2:08:45(約6‘06’‘/公里均速),比去年快了2分30秒,差2秒就破個人半馬紀錄。 一看到成績,心裡不覺有點小遺憾,如果不是每個補給站都停下來喝水,是不是…? 又想,比去年進步就該高興了,幹嘛這樣為難自己 盡心盡力地跑完,雙腿與心肺感覺都好,接下來就開心地去享受美食、啤酒和音樂吧。 第25場半馬。 [...]
  • NH 10 Milers – 「新罕布夏10英里」路跑賽NH 10 Milers – 「新罕布夏10英里」路跑賽August 27, 2023「傻氣的蠑螈」母子隊重回「新罕布夏10英里(約16公里)」路跑賽,再奪接力賽分組第三名、總排名第四 整個暑假海奕都在德州研習,這場路跑賽成為我們母子今年唯一的一場聯手賽,報名後兩人都很期待。 但可惜,德州酷暑,多40度C以上的高溫,海奕練跑、尤其長距快跑的機會受限,加上昨日夜下雨後,今早悶熱,濕度達98%⋯⋯,現實考慮下,出門前,我們重新評估,把這場比賽的目標改成:1個半小時之內完賽,就滿意了。 六點半出門,來到賽場時,清晨的陰雲下,數千名賽者(除了52組接力賽,其他人都跑全程)圍聚在湖邊的起跑點前。 這場比賽是「美國田徑協會新英格蘭大會」(USATF-NE Grand Prix)每年的標點賽事之一,以山陡難跑的特色吸引著愛跑族,一如往常,今天幾乎所有本地的路跑俱樂部和菁英盡出。 鳴聲響,我和全體賽者起跑後,海奕緊接著搭接駁校車去中途的五英里處等。賽程環著美麗的鄉間大湖,但大家都沒時間或心情欣賞湖光山色,只專注地揮動雙臂、埋頭向前,迎接前頭一片起伏不斷的山嶺。 我負責的前面五英里,共有四、五個坡,其中又以約二英里和四英里處的坡最長最陡。一邊注意著腕錶上飆高的心跳,一邊配速,終於上了最後一個坡,我朝著白教堂前的交接處奮奔。 一看到我轉彎而來,海奕馬上站到公路旁就位,我把腳踝上的感應條換到他腳上(慌亂之下,竟多花了好幾秒才把黏膠扯開,哎呀!) 一接過棒,海奕箭般地往前衝,他負責的五英里同樣有幾個又陡又長的坡。眼看兒子的身影迅速消失於公路上後,我搭上回程的接駁車,回到起跑/終點。這時,看了一下時間,原本以為隨著年紀、血液輸氧速度逐減、快跑速度也會減慢的我,竟比去年快了一分多鐘。 終點線前,從密切注意的追蹤程式上,我可以看到海奕的表現極佳,把我原先的分組排名第10,不斷地往前推。不久,他出現在視線內,那堅毅的神情與奮戰的速度,無疑是我們的賽程中最令人振奮的時刻。見他接近了,我狂奔前去和他會合,母子攜手,衝過終點! 以1:24:46(均速約5’15″/公里)的成績,我們遠超預期,獲得男女混合組第三名,再度一起征服了這場極挑戰的路跑賽。 在湖旁休息時,一對年輕男女過來打招呼,男的跟海奕握手:「你們是『傻氣的蠑螈』對嗎?你非常棒,一路緊追,超過了我,我拼命地跑,想再超越卻無法,你真的非常非常令人印象深刻(very very impressive)!」 成績出來時,這個男的和海奕一路拚戰的畫面頓時浮現眼前:他們只落後我們隊….兩秒!! 大大感謝兒子,因為他,我們才能有如此的成績(跑完後他苦著臉,噁心久久不去,不難猜到,這小子又忘了配速,一路直衝。) 我想我永遠無法真切地形容,有多麼喜歡和海奕聯手賽跑—同一個賽場上,我們各有自己的速度和目標,但一起經歷著:心肺快撕裂的痛苦、疲累的雙腿、不斷對自己心戰喊話的激勵、感謝自己能跑的體力⋯;最重要的,不管比賽多艱難,我們知道,對方正在前方等著。因為是一個team,我們必須善盡隊友之責,各自全力以赴,透過一次次的合作,我們變得更有默契,對彼此也打從心底更佩服。 [...]
  • 近日閱讀:《Demon Copperhead》和《The School for Good Mothers》近日閱讀:《Demon Copperhead》和《The School for Good Mothers》July 11, 2023推薦剛讀完的兩本好書,希望很快有中文版。 “Demon Copperhead”by Barbara Kingsolver,今年的普里茲和英國女性小說獎得主,將狄更斯的《塊肉餘生錄》現代化,以美國阿帕拉契南方的山嶺小鎮為場景,主角是一個媽媽是毒癮戒了又染的年輕單親、住在拖車裡的男孩,除了已故生父的英俊外表和同樣的銅色頭髮,他擁有的成長資源極少,必須在貧困、毒癮、止痛藥癮氾濫的環境中,力求生存。金索沃爾以善說故事著稱,研究詳實,角色刻畫鮮明,豐富的情節緊緊抓住了讀者的注意力,560頁讀來一點兒也不覺長。 “The School for Good Mothers”是父母來自台灣的Jessamine Chan小說處女作,描述一群失職的「壞媽媽」,被送進一所強調科據、幾無人性的學校再教育成「好媽媽」的故事。 主角是位華裔的單親媽媽,因為把兩歲女兒單獨放在家裡兩小時,被鄰居舉報,而被與其他犯下各種不同疏失的母親,一起被送進這所特種學校。 這些媽媽們必須從頭學習一切,她們各被派與一個與真實兒女年紀相近的AI小孩,幫助她們訓練各種「好媽媽」必具的條件:如何擁抱(不同的情況下,要有不同的擁抱長度),如何準備最營養的育兒飲食,如何耐心從不發脾氣,如何有效安撫情緒、讓小孩入睡⋯⋯等等。 除了批判你的分心、自私、不夠溫柔、不夠耐心、不夠努力當一名好媽媽,這個學校與社教系統的工作人員(一群自己沒有小孩的女人)進而定期掃描你的腦波、分析你的成長背景(主角之所以是個失敗、不稱職的媽媽,跟她的亞裔移民父母不善表達感情、成長中缺乏擁抱與讚美脫離不了干係…) 若以這所學校的標準,所有人類媽媽不用說全是「壞媽媽」——給小孩吃速食、讓小孩(或育兒時)玩手機、嚴聲厲色、打罵小孩….開什們玩笑?壞壞壞! 作者在書裡塑造了一個似反烏托邦的世界,讀時令人聯想到歐威爾的《1984》。媽媽們被錄影監察,不斷地進行批判與反省,彼此之間隨時競比,一切的表現決定了他們一年後能否重獲兒女監護甚至探視權的機會。她們隨時被提醒和自審的口號是:「我是一個壞媽媽,我正在學習做一個好媽媽…」 讀來令人頗覺驚悚的一本小說。 [...]
  • 國慶日港灣的4X2路跑賽國慶日港灣的4X2路跑賽July 4, 2023天亮前,騎車赴港灣的碼頭參加國慶日的「4×2路跑賽」。 比賽共分前後兩場,每場各4英里,賽者可以單選一場,或連續跑兩場(共8英里,約12.8K) 報名時人在涼爽的北方,看中跑雙倍後的別緻獎牌,且8英里也符合目前的訓練表所需,便毫不猶豫地報名了雙場。 南下後,氣候燠熱,練跑不易。火熱曬起來會痛的溫度之外,還有濕度,有時,一早出門,體感已高達攝氏35度以上,有如在一個蒸爐裡跑步,不到數分鐘即皮膚發紅、浸透汗水裡;只能告訴自己:利用夏天練跑的挑戰,當作增強身心忍受力的訓練。 果不然,到了比賽現場,就發現賽者雖數千名,但報名雙程的並不多,看來本地人多考量了熱暑氣溫。 起步後,悶熱的高溫下,速度很挑戰,尤其第二場,太陽更火熱,向前推動更難,大家的速度看起來不算快,但其實心肺比其他比賽更費力,幸好途中有不少熱情的年輕人手持大水槍,幫經過的跑者噴涼、減溫。 以女性分齡第6名跑完第一場後,老實說已經想回家休息了。準備出發跑第二個四英里時,先生出現了,提醒我接下來這場慢慢跑、不要錯過補水站…。接著他一路騎車陪我,並幫我拍了一些有趣的影/照片。 兩場總成績:207名8英里完賽者中,排名第34。 比賽結束後,除了舞台上熱烈的現場演唱會,各大帳篷和攤位提供賽者啤酒、冰淇淋、運動飲料等補給和跑步用品,主辦單位並舉辦了一場老少同歡的「吃派比賽」,國慶藍天下,港灣碼頭被炒熱得如一場盛大的派對。 [...]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Copyright © 2015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