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race路跑賽

「傻氣的蠑螈」母子再度聯手@NH 10 miler

趁暑假結束之前,海奕和我想著再參加一場路跑賽,作為我們的「賽季大結局」。

酷夏賽事不多,遍尋之下,只找到這場「新罕布夏10英里」(NH 10miler)較適合;然而,報名之前,我卻甚為猶豫,因為這場環繞新罕布夏Massabesic湖畔而舉辦的比賽,在跑圈內以陡坡–最高達五百多英尺的連續爬坡著名,主辦單位從不諱言其挑戰性,每年甚至在T恤上印著:”What the Hill!”, “Hill Hill Hill”, “Why the Hill Not?”等「驚悚」的字眼挑釁跑者。

正值全馬訓練期間,擔心ㄧ不小心會跑壞膝蓋和臀肌的我,遲遲無法下決心,最後經不住海奕的慫恿和鼓勵:「這是我們這個夏天的最後一場比賽,何不來個更大的挑戰,作為完滿的賽季大結局(season finale)?!」

權衡之下,我們也決定再次兩人接力,我跑前面五英里(約八公里),他結尾。研讀過跑場後,發現四英里和七英里坡是最長且最陡的坡,可算公平分配。

清晨六點半出門,七點多抵達現場。誰知這場湖光山色的賽事近年來不斷地吸引愛挑戰的各方跑者,越見規模,停車場爆滿之下,包括我們在內的停車隊伍只好沿著狹窄的公路兩旁,緩緩而行尋找停車位,終於找到位置後,再走約半英里到起/終點。

悶熱的夏日清晨,湖面帆影點點,在活動主持人的「你自知參加的是場什麼樣的比賽」、「不要衝太快,記得留點腳力」等提醒(或警告)下,我隨著數千名跑者起步,海奕也上了接駁巴士,準備到中途去等我。

上坡下坡,不斷攀爬,不斷自勉要盡力地跑,善盡搭檔之責。果然,四英里處的坡又長又陡,旁邊的跑者有的跑,有的改用走的。慢慢爬跑的困難中,腦中浮現了昨晚在《男孩、鼴鼠、狐狸和馬》“The Boy, the Mole, the Fox and the Horse:”一書中讀到的句子:”Image how we would be if we were less afraid.”(想像一下,如果我們不那麼恐懼,會變成什麼?)

接著,我告訴自己,快了快了,一到坡頂,就會看到海奕了。

終於,一跨過五英里,就見到一間白色小教堂前,人群中的兒子。會合後,我迅速把腳上的感應條換纏在他的右踝上,大喊一聲:Have a good run, see you at the finish! 他飛步向前奔,我稍微休息後,上了接駁的校車巴士,回到原點等他。

湖畔旁草地上,現場DJ的熱門音樂助興下,陸續完賽的跑者或寒暄、補給或拍照,一片喧樂。

等在終點線前,我密切注意著衝刺而來的參賽群。不久,海奕那熟悉的身影出現了。我狂揮雙臂,力衝的他毫不減速地飛奔而過,我轉身追趕,最後母子一前一後跨越終點。

結果,我們以1:23:22完賽,比預定的一個半小時目標整整快了近七分鐘,居整體五十組接力隊的第四名。

互相擁抱與道賀,我謝謝海奕的飛速與奮戰,讓我們得以保持一定成績,「媽媽,我沒想到你那麼快就出現了,」海奕讚我。考量這賽程的難度與參賽著的水準,母子兩對這個成果都很開心。

轉眼間,海奕再過幾天就要離家去上大學了,我們互相承諾,不管日後是否一起參賽,都要一直一直地跑下去,都要好好地照顧自己。

這時,日光透過雲層,湖面平靜無波,而我卻心潮起伏。

At NH 10 miler race by Lake Massabesic this morning. A very hilly course with an elevation of over 550ft. The toughest race I’ve ever run.

The “Silly Salamanders” mom & son team exceeded their own expectations and took the 4th place overall out of 50 relay teams. The nice “seasonal finale” for us before Isaac heads off to college in a few days. I’m gonna miss this terribly – running and racing with him, encouraging and cheering for each other always. Love you so much baby🎉❤️

B.A.A 10K 路跑賽

今早和海奕一起參加波士頓馬拉松主辦單位所舉辦的B.A.A 10k路跑賽,非常燠熱的天氣,第一次看到賽程中每一英里都設置了補水站、ㄧ跨過終點地上便有一袋袋的碎冰塊和猛轉著的大型水電傘供賽者冷卻,主辦人員更不斷地提醒大家注意補充水分。一邊跑一邊想著:希望接下來的暑訓不會有太多這樣的天氣啊🥵

烈陽下,五千多名參賽著把波士頓的大眾公園擠得熱鬧非凡。離開公園旁的起點後,賽者沿著Back Bay的Commonwealth 大道,跑向Kenmore 廣場,在波士頓大學前的半途點折回。天氣實在太熱了,大家都沿著窄長的樹陰下跑,儘可能爭取一點點涼意。

這項盛名賽事,吸引了許多頂尖的奧運與菁英跑者參加,舉凡前波馬女冠軍Des Linden、美奧運代表Emily Sisson等等。當主辦單位ㄧ宣布:美國賽者Susannah Scaroni以21:56打破女性輪椅10k世界紀錄、加拿大的Ben Flanagan 以28:11改寫加國紀錄,做為起、終點的波士頓公園現場歡聲雷動。

整體男女冠軍分別由肯亞出身的美國賽者Leonard Korir (28:00) 和美女子馬拉松兼世界10英里紀錄保持人Keira D’Amato (31:17) 贏得。神速!!

與海奕清晨出門、賽前互相鼓勵加油、烈陽下和從波士頓大學前折回的他於人群中擊掌後各自繼續奮戰、曬得赤紅的兩人結束後一起去早午餐…,母子一起參賽永遠是我珍惜的經驗。這場兩人針對氣溫調整了目標,海奕設:45分,我:1小時3分。最終,海奕以44:16(分組第14名/共48人,整體381名/共5144人),我以1:02:13(分組52名/共188人,整體2395/共5144人)完賽,另外,這場激烈的比賽還讓我拿到了第一面獨角獸獎牌🦄耶!

Another mom & son race, ran the B.A.A 10k with Isaac this morning, a wicked hot day, a lot of sun and fun, got my first unicorn metal🦄, yah!

Boston’s Run to Remember Half Marathon

重頭按表操練十週後,今天參加了波士頓每年選在「陣亡將士紀念日」(Memorial Day)前舉辦、向因公殉職的緊急救難人員致敬的半馬紀念賽。

清晨七點,四千多名賽者聚集在波士頓的海港區起跑點前。軍警救護英雄遺像牆旁,一位男警以他渾厚的嗓音高唱「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隨之一架直升機凌空而過,為賽程揭開序幕,現場氣氛熱烈動人。

離開港區後,比賽穿越市區,沿著查理斯河畔進行,不少全身燠熱制服與裝備的軍人一起參賽。太陽高照,天空很快從多雲轉蔚藍。河畔半途的折回點,一整排的警車與員警列隊為跑者打氣、擊掌加油。回程經過母校校區和唸書時常逛的大眾公園、街道與舊市區,勾起不少往事;誰會想到,有一天會用汗水和迅速心跳鼓舞下的雙腳,回憶學生時期。

最後以2:14:17、女性分齡第39名(總共107人)的成績完賽。老實說,跨過終點的那一刻,看到計時器上的時間,對結果並不滿意,畢竟過去10週以來,從無缺席地照表操練。檢討表現不盡理想的原因很可能,一是:最後一週休息(Taping)得不夠,尤其比賽前不該還加了兩天的重量訓練,當時心想只要不用到雙腿應該無妨,忘了核心與肌力訓練還是非常需要體力的。二是:碰到遞減但仍持續的生理期第一天,隨著賽程與氣溫逐漸增高,雙腿異常酸重,身體凝滯不適…。體力恢復、安靜下來後,又想:或許,正因為不輟的訓練,才得以隨著年紀增加,依然得以保持一定的速度?

多年經驗下來,心知比賽當天永遠充滿未知數,不論結果如何,我確實準備且完成了另一場比賽,光是如此就值得自我肯定了。因此,除了因為住在郊外,無法提前一天領號碼牌而得清晨五點前起床,開車進城;抵達現場後因找不到停車位和領牌處而有點慌張,加上賽後被波士頓市區貴森森的停車費嚇得吒舌⋯⋯;整體而言,我的第21場半馬算是順利愉快的。

No.21 half marathon

Step up for Colleen 5k

五月,春天終於來了!經過了一個異常寒冷與多強風的四月,更讓人迫不急待五月的到來。

五月的第一天,我參加了鎮上舉辦的“Step Up for Colleen 5k路跑賽“,十五度C左右的溫度,難得的徐風與暖陽,完美的路跑天氣,近三千名賽者把現場擠出一片粉紅海。


公益路跑賽向來得我青睞,既可參賽又可把報名費捐做一點點善事,兩全其美。

Colleen Ritzer曾是一位鄰鎮高中備受學生歡迎的數學老師,2013年,24歲的她不幸被一名情緒異常的學生殘害,當時造成社會極大震驚。Colleen從小在我們鎮長大,逝世後,她父母化喪女之痛為大愛,以她的名義成立了一個基金會,透過路跑賽募捐與各方贊助,九年來所提供的獎學金幫助許多女孩跟Colleen當年一樣,實現了當老師的心願。

今天現場不乏精英跑者(第一名以17分速完賽),但主要還是以支持這項公益為首要目的民眾。許多家庭全家動員(包括牽著家裡的狗一起跑),還有許多年輕人尤其是國、高中年紀的女孩子,或是參賽或是充當啦啦隊和補給的義工。看著她們熱情洋溢的臉龐,不禁讓人相信Colleen老師所留下的那份熱忱良善的精神一定會繼續傳承下去。想念與海奕一起參賽,今天他學校有事無法參加,他田徑隊上的兩名學弟則雙雙跑出總排名前十名的佳績。

賽程從鎮中心公園開跑,爬長坡而上,朝「菲利普學院」而跑,這也是我第一次跑過校園內佔地數公頃的「鳥兒保護園」,這是海奕越野跑校隊平日練跑和比賽的場地,近一英里的陡峭長坡跑得我氣喘呼呼,心跳飆高,也讓人對這群高中運動員滿心佩服。最後結果,女性分齡共346人中,我排名第27。

在南方賽跑

每年三月,我們固定南下佛州度春假。停留期間,取利於南方的溫暖天氣和美麗的沿海長步道,我們慣常地跑步、走長路、游泳⋯,暫時拋開又長又冷的北方冬季,過著夏天的生活。

這幾年以來,我也開始利用這段期間參加港灣及附近沙灘的路跑賽。期逢「聖派克節」,今年,海奕和我先後參加了兩場比賽,第一場是臨時決定的小型5K,第二場是我原訂的半馬,迴然不同的氣候、跑距與跑場。

和海奕一起參賽總是特別開心,天性加上高中四年在跑步校隊與擔任隊長的經歷,小子極善於鼓勵人,不管成績如何、將來還有多少一起參賽的機會,我永遠永遠會珍惜,當他跑完後在終點等我,一見到我靠近時,立刻迎上前來,為我加油,陪我一起衝刺的美好記憶。

***

3/13/2022

母子一起參加的「聖派翠克節5K路跑賽」。

昨天的暴風雨後,氣溫從25度C驟降至5度C,佛州少見的冷天,還好陽光普照。沿著海岸的一條長直步道而跑,很多參賽者身穿綠色服飾以慶祝這個節日,獎牌也是綠色愛爾蘭小精靈Leprechaun.

海奕和我各以男女組前25名完賽,海奕獲整體第三名。他跑完後,一貫地迎來為我加油、陪我衝刺。一場臨時起意報名、親切而輕鬆的比賽,為假期增加了許多趣味,也為我下週的半馬賽暖身😊

***

3/22/2022

週日,母子兩的海角路跑賽。

我的第二十場半馬,以預計的速度順利地展開今年的長跑賽程。原本要跟我一起、跑他生平第一場正式半馬的海奕,因腳輕微受傷改參加10K,最後以總排行第十一名完賽。

第三年參加這場慶祝聖派克節的沿海活動,起跑線,國歌演唱前,主辦人克利斯致詞時談到疲長疫情後、能恢復現場比賽的珍貴,終點掛著的兩面他從阿富汗戰場帶回來的美國國旗背景,當提到烏克蘭裔的妻子娘家親友此時的慘境時,老兵語帶哽咽,不得不中斷話語⋯。

沿著美麗的海岸而跑,風隨然有點大,慶幸地太陽沒有露臉,不至於曬成人乾。最開心的是,海奕終於也得以體驗:黑暗中起跑,跑著跑著,天光照亮整個世界的那份神奇。

跑步永遠不只是跑步,謝謝它提供了我們母子一次又一次奮戰與激勵彼此的機會。互相提醒:不管過程如何挑戰,不要忘了微笑,肌肉ㄧ放鬆,感覺就不再那麼痛苦了。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Copyright © 2015 unless otherwise noted.